嘿!我的橙汁少年.

感情控诉垃圾箱2020-11-21 08:54:02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想他吗?



嘿 

我的


橙汁少年


我竟不敢打听你的去向。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想他吗?”

“早忘了。”

“我还没说是谁……”




以前

我也喜欢过

一个男孩


    刚好是在高中的时候,那段不紧不慢的日子,

    在柏油路还会在夏日散发着难闻味道的夏天。

    我无聊的坐在新教室叼着吸管咽下最后一口冰凉的橙汁时看到了他踱步走到我面前,我抬头间看到了他的脸,蓬松的头发下一双温柔如水的眼睛,从阳光里走来的少年,鼻翼还有细微的汗珠。

    他穿过一排排座位,停在了我旁边,拉出我前边的凳子坐了下来。我心中竟然有一丝的窃喜。

突然有一只手搭到我的肩上,“你发什么呆!”

    是胖子,其实胖子并不胖,有这个外号是因为他小时候很胖。

    我们两家是邻居,所以从小就在一起玩。每次去他家我总是指着他小时候的照片说,你看你胳膊胖的都是一节一节的!

    小时候,胖子总被人欺负。

    每次都是我替他出头。后来胖子总会用他的零花钱给我买好吃的,一毛一个的方块糖、两毛钱一包的辣条……那时候台湾烤香肠还是一块五两根,可是那时候我一周的零花钱才三块。

    可是每次胖子都会挤进人群递给老板一把钢镚说“给我来两根!”

    每次打赌都故意输给我,然后承包了我一周的橙汁。

     后来,胖子开始减肥了。

     一个暑假甩下去四十斤,听他妈说那段时间他一天就吃一顿饭,每天跑好几公里。把她妈都快吓坏了,劝他他也不听,就是执意减肥。

    开学的那天早上,他在我家门口等我,我出来后,他拍了拍自行车后座说,以后可以带你不超重了,该我保护你了。

    那时候年纪小,听不出什么味道。

    后来想起,确实是一段很感人的情话。


    胖子拍了拍阿邹,你旁边有人吗?

    阿邹摇了摇头。

    胖子顺手拉出凳子对阿邹说,我叫胖子。

    阿邹。说完继续埋头睡觉。



高中的班级

像是两个大陆



    前边的位置一般都是认真学习的,后边书特别多的位置是用来睡觉和逃课的。书多可以挡住睡觉的脸和查课老师的眼睛。

    阿邹却偏偏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把校服平铺在书上睡觉。

    阳光被折页窗剪切成片,洒落在他匀称的身体上,为了这个画面,我在他身后那个位置坐了一年,胖子和阿邹也坐了一年的同桌……

    第一次和胖子去阿邹家做客。穿过了一栋栋挂满晾晒衣服的筒子楼看到阿邹趴在一栋楼的窗口呼叫在不远处徘徊差点迷路的我们。

    我们跟随阿邹爬上一节节楼梯,房间很小,客厅放了一张沙发,上边零零散散扔着混杂四季的衣服。还有一个男生蹲在电脑前打游戏。桌子上的泡面桶摞的蛮高,里面还扔着黑色的烟头。阿邹带我们穿过客厅来到了他的卧室。

    你们随便坐,不用客气,我去准备点吃的。

我问胖子,这不是阿邹的家吧?

胖子摇摇头,这是他和大川、小马合租的房子,外面打游戏的就是小马,大川应该还没起。

    我问胖子,他父母呢?

    胖子说,听阿邹讲过,他其实早就不想上学了,自己的成绩最后只能上个三本或者技校混日子。可他爸不同意,费尽心思把他送进了一高,想着他还有希望。

    那他妈妈呢?我问。他妈前几年得了病,花光了积蓄也没能好,走了……刚说到这胖子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便停了下来。

    阿邹拎着几兜凉菜进来了。后边还跟着一个壮壮的男生抱着几瓶酒,还有一个挽着他胳膊的女生。

这是我同学小羊和胖子,这是我的朋友丽丽,大川,小马。阿邹互相介绍着打破尴尬。大川说,你还有这么清纯的女同学?阿邹瞪了他一眼,我把头低了下去。丽丽嗲声嗲气的拉着阿邹的胳膊坐下说,我都好久没见你了,你都不知道去找我。

    我坐在沙发上望着酒杯出神,一瓶橙汁递到我面前,上面还有阿邹手心的温度,我接过来握在手里。

    他们喝起酒来,丽丽也特别能喝,一杯一杯下肚,谈了些什么我没记住,我只记得最后是阿邹把喝醉的丽丽抱到了沙发上。

    胖子还在吐,阿邹走到我面前说,太晚了我先送你回去吧,胖子酒醒了我再送他回去,我点头。

    我们沉默的穿过一栋栋筒子楼,阿邹突然指着一栋楼说,那就是丽丽家。她在前面那条街的一家美发沙龙做学徒说白了就是帮别人洗头发,她妈和她爸离婚了,又嫁了一个男人,那栋楼是那个男人的。她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因为那个男人说女孩子读书不如嫁人。后来认识了她,就觉得她是个孩子,就一直把她当妹妹照顾。

    阿邹自言自语说着。像是随意讲着故事又像是跟我解释。

    我说,她一定很喜欢你吧。

    阿邹回头看着我说,也许吧。

    沉默了一会儿,他又说,明天我准备去一个地方,差个同伴,你有空吗?

    阿邹站在站牌前问我。

    我点头说,好。

    我踏上公交车后不敢回头从车窗看他是否会驻足,像我这样的女生,从小到大都是平平淡淡,老师家长眼中的乖孩子,阿邹的出现就像是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山车。


最后一节课

我看着

熟睡的阿邹


    心里七上八下,昨天他是不是喝醉了才那样说的,他大概已经忘了?

下课铃响了,他拿起书包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车棚下坐在自行车上并没有走。我收回目光发现胖子站在我旁边也在往外瞅。

    你看什么呢那么入神?

    没什么,对了我今天还要补课你先回去吧。

    你不是一三五补课吗,今天周二啊!说着胖子弹了一下我的脑门。

    老师明天有事,把课提前了。

    胖子说,那你自己注意安全,我先走了。

    看着胖子远去的背影,我才走出教室。

    阿邹靠在车子旁抽烟,烟雾中的他穿了一件白衬衫,校服随意的披在肩上,裤脚挽在脚踝上,即使满口烟雾,依旧像个乖孩子,他看到我过来,便把烟掐了。

    阿邹带着我飞驰在柏油路上,我顺势拦住了他的腰,我猜的没错,他的体温和那瓶橙汁的温度一样,温暖的让人心动。风把我的校服吹的鼓起来,许多年后,我所有的青春都成为了这个中午的柏油路上的单车。

    骑了很久,阿邹最后把车子停在了一家电影院门口,放我下来。

    电影院很小,只有一个放映厅,大概可以容纳50个人,我跟在他身后,找了正中间的位置坐了下来,那场放的是《大话西游》,没有票根的老电影。

    我问身边的阿邹,你经常来这里吗?

    嗯。以前经常来,以后就不一定了。

     为什么?

     因为你是个傻子。

     阿邹起身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回到座位上递给我一瓶橙汁。

     这次的温度比上次高一点,我依旧握着。

     那个下午我是我第一次逃课。

    我和阿邹在那个空荡荡的电影院坐 了一下午,我咬着吸管,滋溜滋溜的吸着橙汁说,紫霞仙子好美啊。

     阿邹也说,是啊,好美啊。

     当夕阳的颜色快淡出天空的边际,我站在十字路口挥手和阿邹告别。

胖子

靠在墙根

等我


    你下午干嘛去了?老师给你妈打电话了。

    胖子跟我一起进屋,我妈坐在客厅等我,我敷衍的说自己心情不好去看电影了,连看了两场就没去上课。

我妈问胖子是不是这样。

胖子说是。

    第二天早上,胖子在路上犹豫了很久还是问我,你昨天和阿邹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

    胖子不再说话,把一瓶橙汁放在我的车篮里,像很久以前,跟在我身后的他一样,故意输给我,给我我喜欢的东西。

    可是,那天阿邹没有来上课。

    阿邹平时在班里除了我和胖子基本上不和其他人说话。老师也不会去解释一个不学无术的学生为什么没来上课,他的存在感可能就只剩下外表吸引的一群小女生和我。挨到那天放学之前我被老师点了好多次名字。看着我前边空空的座位,我恨不得再逃一次课跑到那片筒子楼找他。

    放学后我心不在焉的收拾课本。

    我和胖子推着车子在柏油路上走着,我停了下来转身对胖子说,你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

    胖子沉默了一会说,我陪你去,怕你迷路。

    我便骑车跟在胖子身后,穿过一栋栋挂满晾晒衣服的筒子楼,凭着记忆来回穿梭,碰到了拎着泡面桶出来倒垃圾的小马。

    他搬走了,昨天晚上走的。也没说去哪了,既然没去上课可能就辍学了,前几天他爸来找他了,说他想通了,阿邹也上不出来什么名堂,不如早点学个手艺,以后养家糊口有口饭吃。可阿邹那小子不知道发什么疯,以前巴不得不去上学,现在却为了上学和他爸吵的那么凶……

    回去的时候我红着眼眶对胖子说,这次你走我前边好吗?

     胖子点点头,推车走到了我前边。

     泪珠像断了线一样再也止不住,我松开了车把,车子应声倒地,书包从车篮里滚落,我蹲在路边埋头痛哭。

     胖子在不远处站着。

     等我平静下来,递给我一张纸条,这是我问小马要的,阿邹的电话。

     我接过那张皱巴巴的纸,抬头看胖子。

    我说过,从那个夏天开始,就由我来保护你。



你还好吗?


    高三伊始,胖子拉着我坐到了第一排,开始备战高考。随着黑板上日渐消瘦的倒计时,那个会给我买橙汁的少年也渐渐走到了我的记忆深处。偶尔回头还是会看到那个靠窗的位置,阳光被分割,洒落在桌子椅子上,上面还有他曾经的温度。

    我再也没去过那片筒子楼,我想把所有记忆停留在第一天他现在窗口向我们招手。

    胖子从来没有提过那一天他是怎么赶到的,也没再提过阿邹,好像那一天那个人根本不存在,只不过是我脑海里的一个像过山车一般疯狂的梦。

    几次的模拟考试我发挥的很好,胖子又输给我好几周的橙汁。

    胖子在一个午后推着车子走在我前边,突然停下来转身问我“你高考完想去哪个城市上大学?”我想了一下说“去东北吧。”胖子没有继续问我原因,递给我一瓶橙汁,转身继续走。十多年的路终于快走完了。我的骑士或许不可以一直保护他的公主了。

    天气越来越热,吊扇呼呼的旋转还是无法驱散柏油路难闻的气味在教室蔓延。终于熬到了高考那一天。

    高考的前一天我收到了一个短信:傻子,加油。

    我没有回复,叫我傻子的可能只有阿邹了,我一直都知道阿邹和我可能一直都是两条路上的人,感情也是没有为未来的喜欢。可我都不愿意承认。

    同年九月我来到了东北,不是心仪的大学,却是心仪的地方。胖子也来了,要不是最后一学期每天缠着我给他讲题,现在他怕就是在三本的校园里撩妹了。

    吉林的温度和我想象中的一样冷,没开学几个月,就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大话西游》重映那天我裹的像个粽子,和胖子一起去看电影。

    紫霞仙子出场时,我盯着屏幕呢喃道,紫霞仙子好美啊。

    胖子扭头看着我说,是啊,好美啊。

    四目相对间我想起了那个年少的下午,他是不是也扭头了,但是我记不太清了……

    回去的路上,没有打车,胖子去便利店买了一瓶热橙汁塞给我,继续在前边拽着我边走边说,

    你瞅你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从大兴安岭偷了一头大白熊,你再不喝一会就凉了。

    如果人生可以有如果,是不是可以挽回很多错过的人和事。一辆公交车在站牌前停了下来,人流交替,我回头看到空空的车窗,冲上去抱着胖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胖子拍着我说,我开玩笑的,你别哭啊……

    其实我知道啊在春风沉醉的的那天我遇到了我喜欢的那个男孩,但我却在却在冰雪凝固的时候错过了他。



倾听你的故事

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喜欢请点赞哟


Copyright © 唐山营养糖球直播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