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食物,真的决定了你是谁?丨美食心理学

照顾烦恼2021-01-10 13:34:21

「我知道你也是个热爱食物的好人|点上面关注 照顾烦恼 吧



「肉食偏好者在自恋的虚夸维度、和攻击的躯体攻击水平上,相比于素食偏好者会更高一些。」


——前几天,我在杂志上看到这样一句一笔带过的研究结果。文章是一位热爱美食的心理学家写的,主题围绕着一个新名词:美食心理学。她聊了聊自己是如何试图将繁杂的心理学理论,借由食物、饮食方式、饮食文化,进行能够对日常生活产生影响的应用型研究的。


读完它,我先是有点小欣喜:那些我窃以为的饮食习惯与性格之间的联系,那些小迷信、小偏见,似乎有了合理的阵地。例如,我以为,吃辣的人性格更爽直,而对食物百般挑剔的人,对周遭人士通常也不会太宽容。毕竟,如果人们可以接受肉食爱好者更自恋、更具攻击性,那么,以上想法可能也不会太遭人反感。


但转念一想,我又有些抵触这类研究成果。原因很简单:这种将个人特质与饮食习惯联系起来的结论,貌似会加重当下的「时代病」——我们愈发将进食从日常行为中分离出来,升华到一个更高的意义上。


图:情人节「菜花排」(Cauliflower Steak) | Raw. Vegan. Not Gross


我不是说一个人的饮食习惯与性格没关系。恰恰相反,有些名人的饮食法因为太像他们的性格,故而十分有趣。


例如乔布斯


根据传记作家沃特·艾萨克森的记述,这位硅谷天才主要靠大枣、杏仁,和一大堆胡萝卜维生——吃太多了,以至于「朋友们记得,他有时会变成夕阳黄色」。当乔布斯的崇拜者,曾经红极一时的伊丽莎白·霍尔姆斯努力将自己打造成偶像复刻的时候,饮食习惯是她效仿的重要部分。不过,霍尔姆斯选了绿色:每天定时定量,只喝由黄瓜、欧芹、甘蓝、菠菜、生菜和芹菜打成的菜汁。


而你再看海明威


在《流动的盛宴》中,这位桀骜、张扬而孤独的大文豪细细回味了自己在法国的饕餮岁月。当他在维也纳休整空难创伤的时候,报纸称他的药方就是「挪威海螯虾和瓦尔波利塞拉葡萄酒」。


简直令人毫不意外!




再看达尔文


同样待在这一极端上的是查尔斯·达尔文——他不仅研究外来物种,也吃它们。在剑桥时,他率领了「贪吃者俱乐部」,会员们每周都会吃「奇怪的肉」,包括猫头鹰、老鹰和麻鸦。在登上比格尔号后,他还尝了尝犰狳(据说「味道和样子都很像鸭肉」),鬣蜥和巨型陆龟。


毫无疑问,饮食习惯和性格、行事方式一样,与家庭、环境、文化甚至贫富都有关,但是,当诸如「爱吃肉者更自恋」这类暧昧不清的结论出现,暗示人们,吃什么、怎么吃,代表了你是谁,也决定了你是谁时……一个利润巨大的产业便诞生了。




作为人们产生链接、交流表达感情的社交情境,「吃饭」是件极其重要的事。即使现在,它的这层意义也没有消失。有人说,午餐是种严肃的承诺,因为它「从不仅仅是午餐」。它可以是暗中剑拔弩张的谈判战场,或是因为对方接了个电话而妒火难耐的、与旧情人的叙旧。


但是,今天,人们对食物的关注侧重在了食品本身,并且,不是由你的性格和好恶来决定自己吃什么,怎么吃,而是反过来,你想让别人怎么看你,那么你就该拥有那样的饮食习惯。对食物的选择,像衣服、鞋包一样,向他人泄露着你的身份、阶级,甚至价值观。


图:YouTube上很火的全生食主义者 FullyRawKristina,目前在经营自己的生食生活方式公司。她对纯素食(Vegan)的定义是:慈悲、有爱地活在这个地球上。


曾有一篇火遍朋友圈的文章,里面有个场景,大概是想要把自己伪装成中产阶级的女士咀嚼着食之无味的沙拉,心里却总在惦记家乡的一碗大拉面。就是这个意思。


同时,做饭、吃饭简直具有了某种宗教感的意味。有些人认为,通过某种饮食法可以达到洗涤身体和心灵的目的,而另一些食物则万万碰不得。这种恐惧与崇敬,听起来颇有些法西斯与清教徒思想的意味——早在十五世纪,第一批「厌食症」患者,就是认为进食有罪、靠催吐保持纯洁的修女。


所以,愈发关注食物的同时,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其实却与食物距离越来越远。我们把它变成了施展自己控制力的载体。


在讲求控制和目标的当下,对于一些人来说,享受美食的状态意味着向内心的动物性的欲望投降,从而丧失对自我的主宰。营养表、卡路里、减肥餐才是救赎。




来自迈阿密大学的 Juliano Laran 发现自我控制与纵容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越是被「放松」的信息环绕,做出的反应就越具有自我控制力。研究还发现,当下越克制,对未来越有「放纵」的期望。


我无法不认为,消费主义的沙拉和消费主义的模特一样,对愈发普遍、严重、低龄化的进食障碍负有责任。


这是我们与「原始」乐趣隔离开来的一种方法,也是造成如今许多饮食现象的原因之一:我们又多了一样可以展示自己的景观。我们试图用饮食习惯来表达「我是谁」。




对于心理研究者来说,这显然不是坏事,多一条线索在手里总是好的。表现在食物上的纠结,往往意味着人们内心的困扰。


但是,当我低头看见外卖单上,能让我「变得更美更好」的五、六十块一小份的沙拉时,难免不去想,这看似直指内心脆弱的解决方案,无非是精心设计的又一场陷阱。


德国诗人、哲学家席勒常年在写作时,把一纸箱的烂苹果放在书桌下。他说,那气味把他勾回到他生长的乡间。


——而这,似乎是我们与食物间最纯粹的关系。



以上超现实食物图片均来自 Mathery Studio|Behance



想了解更多,在后台回复关键字:

原生家庭   独生子女  亲子  异地恋  失恋  性 

女性   职业   社交   减肥   鄙视   

心理咨询   解梦   催眠   犯罪心理学   







  点击阅读原文,获得一只顾小烦。

Copyright © 唐山营养糖球直播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