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诗选(30首)——曹九歌作品

九歌文化2021-01-12 06:46:52

2016年诗选(30首)

曹九歌作品

鸬鹚衔起鱼类

确实,这献出来自内心

失去束缚的它们

会不会和我们一样

依然习惯于,把爱给予对手

——曹九歌




目录

明月,第一千盏灯

一碗睡莲

月光下的肖像

球形生活

椅子上的端坐者

水草茂盛的地方

湖面上的足迹

此地,黄昏

早春,雪的忧虑

故乡的早晨

生活路线

在洪飞镇

幻境

在江边

光阴下的树影

陆龟蒙的若隐若现

高启的一声叹息

徵明的三言两语

赵陵山下蒲公英

午睡的双洋湖

姜里潭上空的彩虹

看落叶听零散的足音

空中梦境

临帖

玉山佳处的一抹雪

笛声覆满你的门廊

听一出戏所需要的时间

雷声下的种子

桌缝里的一粒种子

淀山湖边的一朵云

2016年诗选(30首)

 

明月,第一千盏灯

 

鸬鹚衔起鱼类

确实,这献出来自内心

失去束缚的它们

会不会和我们一样

依然习惯于,把爱给予对手

 

天色已晚,有少年

在墨色的夜空里渔猎

眼眸明净泛光的波浪一样

他们没有宽大的衣袖

风也就吹不起来了

 

第一千盏灯,停在掌纹里

蒙住双眼再对准月光

即便是在这平凡俗世的黑夜

这灯盏暗红,这光晕流转

将洞穿你我的世界

 

2016

 

 

一碗睡莲

 

这看不清山川沟壑的碗盏里

些微小的事物在舒展

莫奈的池塘缺乏东方哲学和诗意

属于水墨或者油画布的它们

在大多数时候,都谦逊沉默

 

散发的气味聊胜于无

三两点雨就能打湿所有的衣襟

适合在书桌上,凝视走神

或者让每一个街巷中的行

别过头来,心思落在这窗台之上

 

那些稍纵即逝的好时光

那些娘子和相公,它们手搀着手

用无可挑剔的慈悲心

在为那碗盏里的方寸世界而忧愁

保守地拥有着一些,羞于启齿的真感情

 

2016

 

 

月光下的肖像

 

识人先识面,知面不知心

戴上墨镜的小曹啊

恢复了往日严肃的模样

他建议你,学习伟大领袖

将生活照片(也)摆上钱币的正面

他建议你,拉起妇人(们)的手

在掌心描绘文字和图案,去值得憧憬

国度与家园,还有元宵之夜的月色

他都让你有所交代了,那么在交代之后

是否还记得小镇之西,那停留过的海滨县城

老曹指点给你看的,那幅手绘肖像

 

2016.2.22 农历元宵

 

 

球形生活

 

食草者被引导着抵达丛林
去供养禽兽们,投胎成一道荤腥

被吃掉是多么美好的给予

没有什么是正确的,地上的光斑和阴影

也不得不在互文中得到印证

 

重开之日

你们都是正确的良民

球体或平面图上的山河永不破产

人无再少年万千世界也是

只能用喉结的鼓动来表达着迫切

 

再坚硬的果实也必将被吞咽

红利将尽,那就宽衣、宽心、宽慰

弯曲身体,不断朝后,衔起塑料

一起试图仰望,这比脚后跟更大的方寸

 

2016.2.25

 

 

椅子上的端坐者

 

所有的夜晚都是如此

倒春寒冲淡了我的忧虑

和苍穹树木高架路、火车

日光灯谈论自己

 

这就是你,能恨起心来

杀人如麻十恶不赦

这也是你,能辗转反侧

苟且偷生还有些奴颜婢膝

 

听说即将到来的春天

既不会失去羽毛

还有新的孤独添置

被一分地的绿色占据并填补

些都是无法更替

无法翻越的,奇崛的时辰块垒

是夜色,依然维系顺时针的走向

让读秒的人们更加安定


2016.3.4

 

 

水草茂盛的地方


河汊间流水来不及浑浊

风声让我相信你正从水草中跋涉而来

可能有一两只自投罗网的禽兽

潜伏植物的茂盛里

 

沿着河岸的淤泥脚步会有些吃力

灯在额头上明明灭灭

不可预见的摆动是芦苇制造的

它们让光线混乱和诡异

 

说真的,一个人比一群人更容易集合

的力量决堤中的蚁穴

面孔这些形而上的附着物

转过头去,回望着城市在冷风中静止

 

说真的,水漫过膝盖的温度并无凉意

细浪柔软的水蛇缠绕小腿上

我看到了你弯曲的背脊

和漩涡中的船只站在一起

 

2016.3.23

 

 

湖面上的足迹

 

在傍晚,天还没有黑下来的时候

我们总是期待星辰或者湖面上的灯

期待在暗中听一听船外的声响

起网,机器的马达,对话,以及自然之杂音

 

银白的被褥类似你安睡的一个平方米

在船外的水面上铺展

夜色刚刚好,湖面上的方寸都在发亮

仿佛关了电门的新世界

 

来我们到捕鱼捉蟹的人

却被隐约的锣鼓声叫醒

我揉了两次眼睛,一次是被泥沙迷了

一次是看到自己的背影

 

2016.03.23

 

 

此地,黄昏

 

牛羊弯腰,喝水的简短瞬间

看得到湖边裸露的清浅

浮动的明月正被波纹所吸纳

黄昏有了火种和人烟

 

黄昏,芦苇开始

操着长蒿的人船舷画圈

止于望不见的对岸

在湖边,我有逐渐褪去发际线

 

在湖边,我习惯翻捡干枯的枝叶

找回过去散落的脚印和呼喊 

清水涤荡容易让人晕眩

平衡的人们,在沉醉中获得

 

平衡的人们,存在于大地之上

记不得船舷的晃动与湿润

记不得如何规律自己的作息

仿佛在此地,有着经年累月的妥善

 

2016.03.23

 

 

早春,雪的忧虑

 

指甲衰败,经过悠长的冬季
已经嵌入肉中并且合体

你的忧虑,寄生在冷漠的寒潮
和电视机的片片雪花里

沉醉之后的人们围坐在一起

依然显得十分和气

我们观看起风的时辰有没有落叶

感受虚构人物们抽泣的刹那

假设的多面,让我的语言
失去准头般茫然四顾
四顾那些,使我们止于忧虑的

在梦里卡了壳的小幸福

 

胆怯者其实存在于你我之外

他们不停进食,吞下糖衣

吞下地产、证券、和子孙

来不及让舌头,去舔舐这些牺牲

而作为病患,我们食欲不振的忧虑

自然已经无迹可寻

 

2016.3.28

 

 

故乡的早晨

 

昏天黑地,看什么日出

KINDLE里的世界就好多了

屏幕和黎明一样早起

让现时成为过去

不需翻书,搓一搓手就可获得

 

在这个寅阳镇的早晨

电子书的字节里

死人们的嘴唇了过来
窃窃私语,像是要唤醒几双耳朵
唤出寅时的日光,还有雀跃

吧,来看乌云消退——
目光坚定者最后能看到什么
抬头的尺寸持续偏高
你眼前的却是空虚的日头

迟到的日头,以及早退的亲人


低矮的房子只有半米,式样简单

装不下桃树,河汊,山羊
祖父从屋外带来湿润,和咸的风
留下渔网在房子外头

晾晒着,经历那些内心的阴晴不定

2016.04.04 清明日

 

 

生活路线

 

缩进去的,折叠的钥匙

开始在夜晚生锈,成为扁平的立方体

再荒诞的对话,也会敌不过时间

 

因此明白,这里有不可更改的路线

也许神秘事件,会奇迹般降临

营造生活中轻微的跳跃,在每个整点

 

但找到归途已无可能,亚洲没有罗马 

我突然想要停下来,拒绝这预知的路线

在独自的背影背后,和背后的背后

 

而所有的路线,都只是多义的其中之一

仿佛无法透支的生活,只能依靠罗列来呈现

路线的细节不必提及,也不必过早终结

 

2016.4.7

 

 

在洪飞镇

 

洪飞镇上,我摇摇晃晃地行走

年幼的步伐或许是稚嫩的

这步伐混迹在队列中,忽左忽右

那些疾风般飞奔的伙伴

奔向长江以南,奔向监狱或者鬼门关

曾经最为雄性的他们,和多样的春天类似

都在纷扬的货币里被归零,归于尘土

 

而那些胆小的,可以在小学里谋个差使

钓鱼,不发横财,开一辆紧凑型汽车

城里乡村住房各一,还能与我对饮小酌

但我微醺的时候却会想起他人

那些跑远了的伙伴们,一想到,便醉了

他们都不再属于洪飞镇,仿佛我犯下抛弃之罪

有时候他们还会回来,在梦里保持着童声

 

比胆小者更为怯弱的人,还有,比如我

连梦到故人都是偷偷摸摸的,必须在酒后

以前的灯光球场,溜冰的瞬间寒风凛冽

小贩售卖香烟兜兜转转,我敢买,也敢抽

可是今天,在洪飞镇,操本地方言的人让我惶恐

他们在街面叫卖纸钱,用行动体现孝顺和忠义

那些死去的人埋在哪里,我真的很想知道

 

2016.4.13

 

 

幻境

 

人们欢呼,你雀跃

人们打躬,你作揖

人们念佛,你吃素

人们想起要洗心革面

你便在痛心疾首中不可自拔

 

想我们在车间打卡上班的日子

我们在旅途奔波回家过年的日子

你挂念的房中术都荒废了吧

每一天我们都在不可自拔

后悔于言多必失和红口白牙

 

尘世中的废气,你在不停呼吸

习惯并且享受,还制造更高级的污浊

可以看得出你苍蝇般的惶恐

换个姿势然后继续,嘴唇在翕动

群的你,亿万个你,获得了短暂的幻境

 

2016.4.27

 

 

在江边

 

在江边,看水的人蹲立石头

汽笛一声比一声慢

漩涡略小,风却很大

不是在失约的人送行

 

如果你的运气足够坚实

眼神也足够敏捷

不需要多久,就能拥有洁白的芦根

可以在清水中重新涤荡一次

在长江的胃里反刍我的十根手指

 

甜蜜汁液,如同天赐

一整年的光阴,都可以在苍茫中获得

无需觊觎,无需更多的留意

透明的虾、死去的枯木、塑料玩具

这些都顺流而至,搁浅在石头的缝隙里

 

我不会告知别人驳岸边的秘密

你也不会泄露自己的领地

只有那片慢慢涨起来的长江水

她学不会藏污纳垢

她对我们说:旅居者,到这里来吧

 

2016.5.6

 

 

光阴下的树影

 

白沙溪畔,叶子与叶子

在重叠的阴影里推手

能看她们飘落下来

恰好掉进光斑里

没有掉落的成片叶子背后

太阳适时显出暗红

 

午后溪水稍凉,岩石并不崎岖

当你踏上一堆落叶的细碎

那个时候,枯萎的底下露出石头

石头变成泥土,或另一种可能

拥有了陶瓷的外表

在年岁漫长的地下瞌睡

 

叶子和石头,醒来便沉入水底

溪流关系微妙的是堰和沟渠

还有水中顺流而下的小竹片

借着地势,她们得以看一看人间

在起伏和转弯中为浣纱者回眸

 

白沙溪从上游淌来,又一去不回

第三十六道堰和第二片相同的叶子

她们都尝尽人世余欢随波而去

渡过溪水的人唱着苍凉的歌

光阴下的树影,是否已刻在清浅的水底

 

2016.5.16  金华白沙游后

 

 

陆龟蒙的若隐若现

 

美人靠,罗汉床,在角落里

有舒展的衣袖和诗人端坐

炎热让臂膀裸露湖畔

树影下的光斑,落在锦溪的小路旁

 

隐逸的既是语言又是诗人本身

莲叶之上的船只,鼓动着摇橹人 

他们扭动腰肢如同飞舞的鸬鹚

布衣的陆龟蒙可能不知道

 

近视的他以为喝醉了酒

在懵懂中回忆旧日的三两行诗句

因为躲避而被喧闹的尘世隔离

那些吐纳出来的文字,还冒着热气

2016

 

 

高启的一声叹息

 

年迈的他,关节灵活

在水草中游刃有余

浮梁滩下维鱼艇

 

没有人记得,他吃过的粮食

没有人的梦境里会有

已经消失的,传统的种植术

 

老友泛舟而来,带来农历的节日

带来过去的恩怨和哀愁

他们把这些谈资,丢在湖荡里

 

大度,大醉,大而无当

来来去去的高启,在锦溪

把足迹和喟叹,留在了烟波里

 

2016

 

 

徵明的三言两语

 

用粗浅的笔墨,写诗,涂画,当老先生

 吃这里的湖鲜,甚至,还有意无意

想营造些风韵之事,聊以自慰

锦溪桥下白烟生”,那就去

追落日和星斗,与水滩边的翠鸟嘀咕

 

胸怀坦荡的人,从不惧怕黑夜

那些个时辰是美的,有灯花笼罩的光晕

无所谓关隘,这里进出自由

你带着书童抑或相好的,静悄悄地来

时光是你的,诗句也流淌到了今天

 

现在的人们,都相信你下笔如有神

像个常胜将军,挥挥手,一炷香

边上的人就折服于,令人惊异的诗行

然后搓搓手,把毛笔一扔喝酒去了

如同今天的我们,在手掌心,划拉你的名字

2016

 

 

赵陵山下蒲公英

 

你用落叶的基肥供养出飞散的种子

你把书简难以抒怀的情感

轻描淡写地遗留在此

秋天,是秋天,天黑前

我们在寻找千百年前的掌灯人

那一群喧哗存留在时间中

射线一样洒出光晕

就此闻到蒲公英的味道何其相似

这相似的模样

是拎锄头的少女们衣领的馨香

 

2016

 

 

午睡的双洋湖

 

午睡的双洋湖

它先会泛起波澜,然后平静

在暗示我:躺平后鼻尖向上

阳光公平地洒下

每一朵细浪,都有发光的瞬间

南岸的螺蛳一生都没抵达过北方

但鲫鱼却为了繁殖跳跃和巡游

假如它们能相互信任

螺蛳会自得于依附的能力

鲫鱼只寄托着欢快的交尾期

它们都快要过冬了

过冬之前还能碰上几面

假如运气依然很好

们会在开春的时候和我一样

躺在双洋湖边,像一枚叶子

享受着衰老一岁的春光

我们海拔一致,却隔着一道水平面

 

2016

 

 

姜里潭上空的彩虹

 

短暂的暴雨过后它出现了

洗过的村庄是湿漉漉的

鸭子前行,碗盏里的菱角

有人在点燃灶火

火将填暖我们的胃,温酒

彩虹很快就不见了

我们在黑夜里点点头

墙上的磨盘和老虎也点点

姜里潭边的台阶上

我们吃着酒却并不激动

咕咚咕咚,是鱼儿在响动

它们走在繁衍的道路上,这不是迷途

如果每一个夜晚都有今天的明月

它们就能在水下暗黑的光线里

经常看到彩虹一般的颜色

它们会认为姜里潭上空的云朵

其实都和彩虹一样

 

2016

 

 

看落叶听零散的足音

 

在两排行道树下看落叶

必须踩着它们,一刻不停

整个地球都在脚下碎了

即便是脱离枝条的枯黄

也听得到,咔嚓咔嚓的声音

后来响动逐渐小下去

好心人的背影带起一阵风

再卷走飞扬的几片

它们脉络清晰

接近透明的日子就要来临

纹路敞亮,可以穿得过光线

穿过成为静态的烙印

这秋日就被停留着,被看见

而熟悉的脚步,能否由远及近

 

2016.11.4

 

 

空中梦境

 

半夜我突然想到的是

自己躺居民区上方的空中

清醒地原谅了镜子里面那个人

疾风从空调器倒灌我的耳廓

我终于说服自己的是

以往那些奢求,无谓不可及

这些唾手可得或者是无端臆想

在雨夜里变得不再矛盾

宠物龟的爪子挠拨着玻璃和石块

行动忽左忽右,内心忽明忽暗

秋夜之凉惊不起波澜

晚归的车辆在楼下横七竖八

同样无法转身的还有你我

目视着黎明的光线即将来临

随着门锁的咔哒一声

把自己安放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2016.11.8

 

 

临帖

 

尚未入冬

手脚在黄昏保持暖意

每天都有犬吠

从后窗传来

这个冬天是否还和以往一样

遥远的思考者

在我记忆里的你们

也会暮色中被吞噬

灯盏都被点起来

你写过的地契、家信和公文

这些从石头和竹片上走散的人

爬到了今天的旧报纸上

在头版头条里存活了下来

描完这些琐碎的故旧

你那优柔寡断的朝代就过去了

 

2016.11.8

 

 

玉山佳处的一抹雪

 

傍晚时分的雪你看不见

早上只留下了一抹

这前朝的印记,前朝的雪

有几片落在玉山佳处

它们从空中停下来的时候

密集的锣鼓和笛声骤停

可能锣鼓是不存在的

晚归之人把那只笛子弄出响动

他在吹起的片刻做起了梦

梦里有一个白天、一个国家、一个朝代

它们从天亮就开始

随着玉山佳处的雪一起融化

一同坍塌的还有泥与草木

流淌为今日湖水里的几朵漩涡

 

2016.11.22

 

 

笛声覆满你的门廊

 

夜宴后的笛声,有着悲喜

玉山会稽苕溪永嘉乐清

从各地而来的竹子发出声响

还有印章、折扇,胆敢于甩手的女伺

现世安稳,莫过于歌舞升平

你在日光下吹奏着

这些纷繁的词牌和小节奏

这将是恩怨在客堂里出场的一天

我们都来不及温习故旧

混入听者的队列,沉醉不知归途

这笛子却把遥远的故乡带过来

让你听见这呼喊,并对此深信不疑

曲终人未散,如果笛子能站立

它会依着门廊,再依案几

它会在小孔中成像,发出明亮的叹息

 

2016.11.22

 

 

听一出戏所需要的时间

 

穿上一身得体的行头

大概需要半生的时间

砚上的墨汁干了,戏还在唱

这需要半个白天或小半个黑夜

戏里的身段能告诉你更多

它会不会在一个转身后

幻化成你心仪的那个女子

或者幻化为13XX年的自己

小时候曾听过的儿歌、小曲

包括难登大雅的傀儡戏

它们都在树根下蔓延开来

今天坐在台前,踩着青砖地面

会感觉一出戏从地里长出来

这是秋天,盛大好年景

跺跺脚,一出好戏才肯开幕上演

 

2016.11.22

 

 

雷声下的种子

 

雷声带来两个宠爱的儿子

落到淀山湖里的是鱼

边上的另一个,成了田里的稻子

从天而降的喜悦让人们幻舞

 

无风不起浪,淀山湖里的生灵

跳跃着给出希望

劳作的人们在夕阳下归去

不多时,炊烟就要升起来了

 

游戏的童年里,少年郎们

坐在矮桌前习字,闻着稻谷的香气

这些绿色而后泛黄的颗粒

都有了成熟的光泽

 

夜晚谷物的味道种浮动

有人说,此时是丰年,丰年便有兴旺

星斗起来酣睡的他们像一群童子

曾经爬过的桌子,有了凉意     

 

2016.12.22

 

 

桌缝里的一粒种子

 

在木纹的中间,显得那样小

白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生的,熟的,焦了的

它们在桌缝里找到合理的位置 

 

没有人想要用双手去解放它

唇边舌尖上遗漏的珍珠

就在此长久地安睡着 

仿佛期待一滴菜汁的来临

 

因为一个日子,桌子被转向

这粒没有生命的种子便开始晃动

 它仿佛穿上了奇特的飞行器

正确地落在了火苗熄灭后的灰烬里

 

2016.12.22

 

 

淀山湖边的一朵云

 

一朵云落了下来,扑在地面上

与收割后的稻草躺在一起

还有光落在我们身上

满身金黄,这似曾相识的光亮

 

窸窸窣窣的声响来自柴垛

把每一个节气都过成节日的孩童

在钻进钻出的瞬间发现秘密

俯拾即是的欢乐就在陈年的谷子里

 

多云也落在了

让同一条河流变得不再一样

无数颗谷粒堆满了船舱

无数条航船,捎来了故乡的稻香

 

2016.12.22


九歌文化     文艺·生活·思考·想象 

快乐生活    温暖凡尘    发现你身边的美好

欢迎关注:微信号:jiugewenhua

长按下图也可关注


Copyright © 唐山营养糖球直播价格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