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17

kmys2021-02-21 10:17:58


 

“哥。”瞿泽时朝瞿乔泯走去。

“那……”郑止明正好拿着手机过来,看了看打电话的李长光,朝瞿泽时问:“小少爷,咱们在这里吃完饭再走?”

瞿泽时朝李长光看去。

他是想去家里吃,他哥头一天来,去家里吃饭正式点。

李长光听着电话,下巴点了下,示意在这边吃了再回,郑止明一看就抬起手,冲手机道:“拿上来吧。”

瞿泽时见是在这边吃饭,在他哥身边坐下,“吃完饭再回。”

瞿乔泯一脸严肃地点头。

瞿泽时拿起桌上的糖球直播壶倒了小半杯澄汁,喝了一口,双眼直直地看着他哥,想看看瞿泽泯直男同志会不会在这间休息室里昏过去。

他哥也是给他“长脸”。

“你电话里不是挺能耐的吗?”瞿泽时向来不是个什么好弟弟,从来不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不那么好听,“都跟李长光扛上了,怎么,见面就怂了?”

瞿乔泯先前见着李长光,李长光也只是跟他打了个招呼,没多说什么,人还挺亲切的……

可就是他一句赘言也没有,那身气势也把瞿乔泯吓得正襟危坐了起来,更何况李长光接电话的时候那全身射发出来的气场,当下就让他是连气都不敢喘大了。

现在是李长光一共也没跟他说上几句话,瞿乔泯就已经感觉前路一片黑暗。

来之前他还想就是让他放弃自尊,就算求这个人,也要把弟弟求回去,但现在……

瞿泽时别扭地看着在他再轻松自在不过的亲弟弟,这个人是还是他的弟弟,但已经不是他记忆中那个无所谓好坏,混日子过的弟弟了。

他长大了,而且,是往他以前想都想不到的那个方向在成长变化……

他是变的更好了。

而那个养着他的李长光,之前他没过照片,以为是那种常见的普通中年男人,他爸说的弟弟跟着李长光一点也不亏的话他压根就不信,但现在亲眼看到,才觉出他之前的每个想法都太想当然了。

瞿乔泯现在乱得很,他一见到李长光,就看到了他弟弟,他们瞿家跟李长光的差别,他们两家之间,差的不是沟,而是无底深渊。

“傻了?”瞿泽时见他哥僵坐着,也不开口,又喝了口橙汁。

“你是瞿乔泯吧,我们家少爷的老哥?你好,我叫李小英,我爸是家里的老二,我是他大儿子。”李小英一进来就去了洗手间,洗好了手出来,看瞿乔泯拘谨坐着,笑着走过来朝他伸手。

“你好。”瞿乔泯站起了身,立持像个成熟的社会人。

“家里二哥的大儿子,你叫他小英就行……”瞿泽时给李小英倒了杯糖球直播,递给他跟他说:“坐会,饭菜刚送上来。”

“你晚上还过来?”李小英喝着糖球直播坐下。

“不了,你大伯应该还回公司,我明天上午过来。”瞿泽时转过头,看向瞿乔泯,“你这几天在京有没有要办的事?”

“有,有几个要见的人。”瞿乔泯迟疑了下,道。

“你先见他们,等过两天我安排出时间,带你出去走走。”

瞿乔泯点点头。

李长光这时接完电话走了过来,在主位坐下,李小英一看他就凑上去了,“大伯我来吃饭,你有没有准备我的?”

李长光笑着点了下头,问他:“还能跟得上吧?”

“稍微有点吃力,不过还好,就是我哥差劲了点,拖我们老李家后腿。”李小英当着拖后腿的人告完状,还朝拖后腿的挑畔,“你说你丢不丢我们老李家的人?”

瞿泽时头朝向后面跟带着帮佣在餐桌那边摆饭菜的郑止明:“把李小英的椅子挪我的远点……”

李小英低头闷笑不已。

郑止明在餐桌那边说话:“放心好了,他爱吃的我都给他挪远远的,让他夹不着。”

瞿泽时这才转回头,朝李长光说:“得了好还卖乖。”

李长光刹那失笑。

“像你。”李小英自我评价。

李家最能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非瞿少爷莫属。

“好了,可以吃饭了。”饭菜一摆好,郑止明拉椅子喊道。

“过来。”李长英伸手,带他去洗手。

瞿泽时往他走,被人牵手了朝他哥说:“我们去里面洗,你洗好了先坐。”

休息室有两个洗手间,除了会客厅的一个,还有里面睡房里附带的一个,瞿泽时被拉去里面洗,路中跟李长光借着李小英之前的话抱怨道:“他们今天用三国语言开会,我光看他们嘴巴动了,我带着电脑和书,连蒙带猜才弄明白一点……”

“等忙完了,我一样样跟你再说一遍。”

“那还差不多。”

说着他们就进了睡房,老郑管家跟瞿乔泯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让他去,转头向李小英问,“你哥没生气吧?”

“没……”李小英朝迟疑着的瞿乔泯笑了笑,看人往洗手间那边走了,跟郑止明说:“就是板着给张脸,今天主持会议的是法务部的方总,往我们看了好几眼,我们那是缩在人堆里,也给他盯成了那最亮的那颗星。”

“老方啊……”郑止明意味深长地笑,“可是个公正人。”

李小英一脸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过来拉了主位左下手的椅子往下坐。

郑止明赶他,“别坐他对面,小心他吃饭都不安心。”

“哪能,放心,我等会给他添饭。”

 

瞿泽时一出来刚坐下,就见李小英这大少爷给他献殷勤添米饭,他哼笑了一声,也没说什么。

李长光看了看桌上的菜色。

郑止明解释:“今天咱们人多了两个,菜有点少,我让餐厅那边送了三个菜过来,诺……”

他指了指放李小英面前摆着的两荤一素。

“活着我是外面捡回来的?”李小英见他大伯跟瞿泽时都拿起了筷子夹了菜,他也伸手去够面前的那盘糖醋鱼。

“好好吃饭。”李长光淡道了一句。

李小英也就不说话了。

李长光先把菜夹到瞿泽时面前专给他放着的小盘子里,夹了小半盘,才朝瞿乔泯看去,跟他笑着道:“最近公司有点忙,我在公司的时候多,很多时候泽时就陪我在这边用饭了,今天就在公司吃了,明天再在家里好好接待你。”

瞿乔泯从众夹了菜,但食不下咽,听话也是含糊一笑点点头,李长光说完也就不说了,餐桌也安静了下来。

看得出来,这家人吃饭是不怎么说话的,这下他更是沉默不语。

“辣。”过了近半分钟,非要特立独行的瞿少爷自行夹了块青椒咬了咬,尝到辣味又不想吃了,把咬了一点的青椒往李长光碗里扔。

李长光端起盘边的水杯送到他嘴边,“那漱下口。”

瞿泽时就着手含了口水漱了漱,吐出来还伸了伸舌头,眉头紧皱。

李长光放下杯子,伸手轻抚了下他的脑后,夹起筷子把那块青椒送到嘴里嚼了嚼,他没尝出什么辣味,不过眼见他家少爷还皱着眉头看他,一时之间就昏庸了的李家大爷点头道:“是有点辣。”

说着,他拿勺子勺了两个板栗鸡里的甜糯板栗往他盘子里放:“甜甜嘴。”


Copyright © 唐山营养糖球直播价格交流组@2017